Gaela的掛單心得

 

 

當我抵達般若寺時,感受到熱烈的歡迎,覺得自己很幸運來到這。我無法說出更多的感謝,謝謝般若寺讓我來訪,雖然只是短期學習。在這裡,可以很容易感受到團體的溫暖,即便說著不同語言,只要看到比丘尼們的笑容或是聽到僧團的笑聲,總是能讓我會心一笑。

 

 

我十分尊崇且敬佩僧侶對佛法修行的全然投入,以及寺院作為娑婆的庇護所,為每一位來訪者提供平靜氛圍。一開始,我有點不解為什麼這個寺院鮮為人知。這個僧團做了這麼多值得關注的事,並在許多方面樹立起讓人振奮的典範—為什麼沒有更多人認識與造訪呢?其中一位僧眾解釋,僧團主要專注於淨化自己,並藉由打坐修行佛法—她們很歡迎大家來拜訪寺院,只是這裡非常安靜。讓我印象深刻的部分是,那位僧眾說到僧團必須先與在地社群聯結,才會把目標放遠與世界社群互動,所以她們持續學習熟練柬文,因為這樣可以讓她們真正地融入在地。基於語言障礙的考量,她們必須藉由行動來展示佛法,因此,當她們獲得大般若寺的供養土地時,第一件事就是種了一萬棵樹。我非常欣賞這種貫徹的表現方式,這就是日常生活中的佛法。種樹需要時間、精力與耐性,但對於娑婆眾生,即使是最微小的生命,都可獲得真正的利益。藉由僧團的幫助,我有機會拜訪大般若寺親眼見到這一萬棵樹,看到土壤及樹苗都受到很好的照顧。現在這些樹欣欣向榮,寬廣的空間讓人感到寧靜且自然。

 

我曾經讀過佛法有三種訓練:戒、定、慧。「戒」代表了合乎倫理的行為,在這裡表現在種樹、自然飲食生活的實踐和教導、以及對寺院孩童的教育、尊重與支持等,不管他們的學習方式是否符合傳統的教學方法。「定」指的是心智訓練,反映在全體住眾一天中打坐許多小時,也反映在每晚晚殿上僧團探討、反思自我在修行及佛法上的體驗。「慧」即是智慧,這間寺院正如其名「般若寺」,將智慧展現在經典研究與佈施智慧兩方面,例如她們重新編輯並印製了巴柬大藏經,現在已為多家寺院所採用,我有幸見到其他寺院的和尚來般若寺領取藏經。許多團體往往偏重於戒定慧三者之一,也許有些專注於社會服務但是較少鑽研經典,或是有些重視打坐但未能直接利益社區。一個好的僧團應該涵括三者,我想般若寺為何如此特別,部分原因在於它完美地平衡了戒定慧三方面。

 

 

平心而論,我可以理解適應般若寺的生活方式對於掛單者而言並不容易。我也曾遇到幾個頗具挑戰性的時刻,但是我始終明白這些困難的部分其實來自於自己的內心,來自我的執著及習性,而不是來自於僧團。是的,我曾是夜貓子、愛喝咖啡、沒有花這麼多時間在打坐,但是我可以立即感受到所有的改變都是正向的。看到其他掛單者沒有機緣久住,我內心感到有一些遺憾,他們似乎錯過了某些重要且美麗的事情。我從僧團及居士中得到持續的支持與關心,總是問我覺得怎樣?是否吃飽?睡得好嗎?在每次佛法開示、會議或是其他可能讓我感興趣或是引起疑惑的事之後,總是有僧眾會來替我翻譯及解釋。至於那些沒有翻譯的僧眾,則在無數的其他方面幫助我、教導我、親自示範我可以怎麼做,或是只是在經過時給我一個簡單微笑。我知道我在這裡還有許多可學,團體中的每一個人都有可以教我的事、或是可以分享給我的見解及經驗。我希望可以盡快回來繼續向僧團學習,也希望看到大般若寺及蒙多基里的新寺院。在那之前,我很感謝待在這裡的時光,而且我也期望看到般若寺繼續修行及散播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