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放下?放不下?

早齋時, 師父提到無論是去台灣或去頭陀林寺, 雖然內心清楚的知道這兩個環境的優劣之別:台灣空氣差,卻沒有任何不想回去的情緒,只是看到台灣有因緣,所以回去;頭陀林寺空氣好,就目前身體出現狀況去個幾天就會好轉,但 也沒有很想去或一定要去的念頭,只是很平靜的看待,沒有喜好厭惡。色身對於 師父而言只是靈知心反應的媒介,平常不會特別感覺到它的存在,除了餓,或生病等狀況,身體反應才提醒自己注意到它的存在。

 

 

一些別人眼中所謂的小事,其實是影響我們甚大的習氣,例如:依照慣例當聽到登入ZOOM的音效時,大眾就會下座準備聽法;晚殿時,因法律架設視訊後即登入ZOOM,讓一師父可以進入召開會議,誤導大眾提早下座。 師父開示,看似件小事,但實際卻影響團體的合和;團體生活久而久之會形成一種默契,但若其中有人因為自我意識強大,想到甚麼就做甚麼,會破壞這股默契,造成團體混亂影響大眾。

慣性,會造成人沒有覺知,心故菩薩分享今天外出時處在以往有人一起出門的慣性,因而付錢後以為旁邊有人幫忙拿東西,但實際上卻沒把東西拿回來,因為今天發生的事例讓他驚覺到原來他這輩子都一直處在某種慣性,所以根本從未有覺知。另外,他也提到最近接觸楊居士、黃居士的經驗,他們對佛法都有些許體悟,也知道應該要放下,包括自己也是,但是彼此都有相同的問題:大家都會替自己找冠冕堂皇的理由 ─ 應盡的責任,或未完成的事等等來騙自己、騙別人,但騙不到一個人(師父);其實說穿不是無法放下,而是不願意放下。

「不是因緣中人是不會來般若寺的,會來的,深層意識都有某種聯繫,我們在身處這樣好的環境,無後顧之憂,為何放不下?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