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緣起

般若僧團的成形-六位比丘尼的跪求,凝聚出十位比丘尼的發心 (大家住在小小的30坪空間中精進)

西元二000年二月十五日

       六位比丘尼至觀音山求見  老和尚,為了能依止院法師學法。

       甲尼云:弟子經剃度師父准許並告假,欲依止法師共住學法。

       和尚云:為了法的因緣,可以的。

       乙尼云:請  和尚准許依止法師共住學法。(五位比丘尼一一跪求  老和尚,老和尚一一 的應允。)

       第六位是長老比丘尼跪求。

       和尚云:你回去等死吧!

       長老尼云: 老和尚,我也跟他們一樣要解脫,跟隨  師父學法。

       和尚微笑點頭示意說:「好,一起去吧。」。

六位比丘尼得到  老和尚慈悲首肯禮謝後,即隨  師父上陽明山,在一棟30坪大的空間成立─般若學院,希望能達到清淨、和合、歡喜、無我、自在。

在小小的空間,為了修行,樂於接受  師父最基本的規定──凡有爭執,不論對錯一律遷單。大眾須同在殿堂一起共修,無私人用功行道。殿堂共修遲到一律在眾中懺悔,若覆藏六次則記過警示。生活所需常住供給,不發單銀,要求帳目清楚,同時學習戒法、依止律師、學習安居,一切以心清淨為原則,藉此淨化我們的身心。  師父的心願──和合、無我、解脫的僧團,大眾為了解脫,一同守護道風,歡喜奉行。

初共住時, 師父尚未調伏吾等習氣,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比丘尼,每逢放香日,便吵著 師父帶我們去遊山玩水。一日, 師父帶領至野柳,不巧,一下車即逢甘霖,大眾上完淨房便返回學院。

初學打坐,無法盤腿,拼命作瑜伽禪法,做40分鐘,只能盤腿15分鐘便痛徹心肺,直喊痛。東單將痛吹向西單,西單以齊人之道還治齊人之身,又吹回東單,有著一份幼稚,又有一股修行的傻勁,直嚷嚷的要修行、解脫,實不知解脫為何?更幼稚的以為唯心淨土真容易,因常觀得很法喜,自視約半年即成,可告假返鄉,閉門自修,以待往生淨土。

 

 

 

般若僧團—持戒實修的解脫道場

柬埔寨般若寺自2000年建立以來,在住持院法師的帶領下,始終秉持持戒實修之路,平日道場作息以禪修打坐為主,恪遵佛陀教法之《初轉法輪經》與《無我相經》,以四聖諦—「苦、集、滅、道」與八正道—「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來引導實踐修行。般若寺自成立之始便發願成為解脫道場,所謂「解脫道場」意在淨化自我,澄明內心,最終能離苦得樂,解脫自在。解脫之法門首重清淨無我的發心與正確的知見,日常生活以戒為師,一切作為講求如法如律,如此方能在混濁世道中保持心念平和靜定,成就自在無礙的喜悅生命,這就是「解脫道場」之涵義。

 

 

 

院法師所帶領之般若寺比丘尼僧團現有二十二人,老實修行,道風嚴謹。作為持戒實修道場,般若僧團不僅講求坐上用功,坐下更應保持一顆覺觀的心,觀照世事變化。在般若寺,禪修是一種生命狀態,無論是勤務、出坡、用齋、聽法、乃至待人接物等等,無處不是訓練覺觀與定力的所在。定能生慧,唯有滋養內在的定力,才能開啟真正的大智慧。長年的持戒實修讓般若僧團發展出一套特有的禪修法門,從解開自我身體束縛的瑜伽禪法,到淬煉耐度毅力的勤務工作,乃至洞悉空性的打坐之道,般若寺以十多年的禪修經驗,建立起一套完整且可實際操作的修行方法,不但用來提升自我,也助緣眾生修習禪定之道,陸陸續續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居士來此自我沉澱,啟迪歡喜清淨的生命能量。

 

 

近年來,柬埔寨般若寺應緣承擔南北傳佛教融合的任務。2007年依止柬埔寨王國托瑪育宗僧王悟格利,成為柬埔寨王國政府唯一承認之南傳比丘尼。同時成立藏經文化小組,開啟重印柬文藏經法寶的工作:由比丘尼僧團重新繕打舊本藏經,並禮聘柬埔寨最傑出的巴利文老師負責校對修訂,使得新版藏經得以付梓出版並流通至柬國各級學校、研究中心與寺院,廣惠十方。此外,般若寺亦與長期以來大力助印各國佛典法寶的台灣佛陀教育基金會有密切合作,除新版柬文大藏經由佛陀教育基金會出力助印之外,另有多本般若寺推薦之柬文、巴利文法寶亦獲得該會助緣印刷,使佛法得以在柬國流傳不墜,為南北傳佛教融合之因緣再添佳話。

 

 

一日作息表

 

境內平面圖